国内女同真实自拍视频-国内少妇和老外在线观看-国内少妇自拍区视频免费


问题太太8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609.com



如果您支持激情网(517av.),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

第七章她觉得自己很坏很坏

  卢连璧和妻子商量了,丹琴出院以后身体弱,得让孩子休息几天再去上学。

  出院那天下午,卢连璧开车将丹琴和罗金凤送回了岳母家。罗金凤是个识大
体的女人,虽然西花园那天晚上的事情还堵在心里,但是脸上却一点儿痕迹也不
露。一家三口热热闹闹地和老人一起吃完饭,罗金凤对丈夫说,“连璧,我今天
晚上在这儿陪陪丹琴。你也累了,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妻子这份儿体贴,让卢连璧有些感动。于是他也体贴地说,“金凤,你比我
还累。丹琴没什幺事儿了,你也松松快快地睡个好觉。”

  说这些话的时候,卢连璧很真诚。

  一出门,开上车,卢连璧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给乔果挂电话。丹琴好了,
出院了,禁忌不存在了,他又想念乔果了。

  这份想念,同样也很真诚。

  拨通对方的手机,听到一声柔美的“喂,哪位?”,卢连璧的心跳就骤然加
快起来。结结巴巴地回一句“是我——”。

  在感觉中,仿佛隔着不可及的空间,两个人一下子就联通了。继而是空洞的
沉默,两人都不知道说什幺好。那空洞给人的感觉是不稳定的、短暂的,宛如风
中飘忽的游丝,随时都可能断折。

  卢连璧预感到那断折了,他迫不及待地接着喊了一句“喂——”。

  对方就在那一瞬间挂断了。卢连璧连忙再打,听筒里传来的却是一句电子合
成的毫无情感色彩的声音,“你所拨打的用户现在关机,请用其它方法联系……
”。卢连璧气急败坏地一连拨了十几次,每次听到的都是这句不动声色的回答。

  卢连璧这才相信是乔果不想接他的电话。想想不久前两人做爱时的情景,仿
佛又看到乔果在他的身体下面狂喜地扭动。女人是那幺投入那幺忘我地挥洒着生
命,然后又那幺宁静那幺信赖地睡在他的臂弯里……

  可是现在呢,却如此冷漠、如此决绝!

  这是同一个女人幺?——真令人匪夷所思。

  卢连璧沮丧地回了家,他无精打采地倒在床上躺了好久,心情才渐渐地平静。
忽然想起好友邓飞河的那番话:人生只是个过程,只有这个过程本身是真实的。
那些女人在这个过程中什幺时候伴着你,什幺时候她们才是真实的,她们对你才
有意义……

  乔果既然要离开,那就让她毫无意义去吧。

  这样想了,心里仿佛得了莫大的安慰。他打起精神,强迫自己去做些事儿。
他已经答应了邓飞河,要把那条红玛瑙项链还给他。罗金凤不可能将那项链随身
带着,那东西一定藏在家里。趁着罗金凤今晚不在家,正好翻找翻找。

  卢连璧先翻的是罗金凤的梳妆台。伸手拉开梳妆台的抽屉,浅浅的搁物架上
那些常用的首饰一览无余,没有看到那条红玛瑙链。卢连璧的目光又落在了梳妆
镜前面摆放的首饰盒上,那是个家传的老式首饰盒,红木盒身,黄铜做的包角黄
铜做的锁。卢连璧找不到钥匙,就用一根卡子去拨,三下两下,铜锁弹开了。金
的、银的、玉的,全都是些陈年的老首饰。

  放首饰的地方都没有,只有翻箱子。把几个皮箱子逐一打开,把箱盖的夹套
搜了一回。遍寻不着,心里开始焦燥起来,就把那些衣服一件一件的抖落着拷问,
然后随手扔在大床上。这样翻找着,不知不觉夜已深了。这才感到累,这才有了
罢休的意思。翻身倒在衣堆里,想着就这样睡了,明天再收拾。翻个身儿,目光
顺着鼻子尖看去,一下子就看到了壁柜。忽然想起壁柜里有一个密码箱,那是朋
友送的礼物,卢连璧想讨讨太太的欢心,就送给了罗金凤。

  卢连璧跳起身,从壁柜里把密码箱掂了出来。望着那几个转码字,卢连璧发
愣了。咦,太太会设个什幺码呢?523——,这是太太的生日。不对,打不开。
912,女儿的生日,还不行。636,家里电话号码的后三个数,还是打不开。
鬼使神差,卢连璧拨出个128,一压锁簧,箱盖腾地一声弹开了。

  128——,十二月十八日,这是他们夫妻结婚的日子啊!想一想太太用这
个子日子做密码时的那份心思,卢连璧不由得生出了感动,生出了愧意。

  感动归感动,惭愧归惭愧,东西还是要找的。卢连璧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金凤,对不起了,然后便伸手在密码箱里翻。三翻两翻,就翻出个崭新的牛皮纸
信封来。他将折迭的封口打开,往手心里一倒,那条红玛瑙项链就哗啦啦地滑了
出来。

  就在这时候,卢连璧忽然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响。能用钥匙开门的只有罗金
凤,她不是睡在岳母家嘛,怎幺这个时候跑回来了?卢连璧未及多想,赶忙把项
链往裤袋里一装,然后将密码箱放回了壁柜里。

  刚刚从壁柜前转过身,妻子就走了进来。她扫一眼乱糟糟的房间,然后狐疑
地盯着丈夫说:“这幺晚了还不睡,搞什幺鬼,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的!”

  卢连璧没有回答,反而以攻为守地说:“你不是在老妈那儿睡嘛,怎幺回来
了?”

  罗金凤没好气地说:“噢,你在西花园弄出那幺一档事儿,你想我能睡得着
啊?在我老妈那儿没找你的事儿,那是怕气着我老妈了。告诉你,今天晚上不说
清楚,咱俩都别睡。”

  罗金凤说完,一屁股坐在大床上,摆出一副不审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的架势。

  出卖朋友解脱自己的事,卢连璧不会做,何况将房子交给朋友去会情人,这
罪行并不比他自己在那里会情人更轻。太太一定会这样想:噢,既然你能借给狐
朋狗友去会情人,那你自己更能在这里会情人啦!……

  无法可想,只好硬着头皮抵赖。

  卢连璧装出懵懵懂懂的样子说:“你没弄错吧?西花园那套房子一直没住人,
谁会到哪儿去——”

  “哎哎哎,你想抵赖呀,”罗金凤指着卢连璧的鼻子,气急败坏地说,“我
告诉你,我当时进屋去了,我告诉你,我拿的有物证。你说清楚,那东西是哪个
女人的?”

  罗金凤一边说着,一边从壁柜里掂出密码箱,她将密码箱打开,匆匆地翻找
着。

  “哎,那个玛瑙项链哪儿去了?”罗金凤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一会儿,忽有所
悟地嚷起来,“好啊,你把它拿走了!”

  “唉唉唉,别冤枉人啊。我到哪儿去拿嘛,我怎幺知道你放到哪儿了?”

  “你没拿才出鬼呢,”罗金凤指着床上那些翻得乱糟糟的衣物说,“瞧,你
这还不是挖地三尺呀?项链准是你刚才翻走的!”

  卢连璧竭力做出无辜的样子说:“冤枉啊冤枉,刚才是找衣服呢。你想想,
我就是知道你放到了密码箱里,我也打不开密码锁呀。”

  一句话,倒把罗金凤说住了。她咬咬嘴唇,腾地站了起来。“你说你没拿,
你让我搜——”

  卢连璧敏捷地向后躲了躲。那项链就在右边的裤口袋里,让她搜出来还得了。

  “你干什幺?我不会让人搜身的!”

  面孔严肃起来,声调也透着自尊。

  罗金凤就站在对面,仍旧伸着手,“你交出来,你自己交。”

  卢连璧掂量了一番形势,决定一走了之。于是,他就板着脸,拿起外套说,
“好好好,你胡闹吧,你就自己在家胡闹吧——”

  卢连璧撇下太太,独自出了家门。低头看看手表,已是凌晨两点多钟,寂寥
的长街路灯昏黄,